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投诉建议
退休检察官举报自己办错案“不是我要起诉是领导要起诉”(图)
时间:2019-01-28 02:14:16  来源:本站  作者:

  2014年10月21日,65岁的老检察官孟宪君起得很早。他要去合肥,旁听原计划第二天在安徽省高级法院开庭再审的一起刑案。

  一年前,孟宪君赴京向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自己—逆天之举,换来了安徽省高级法院的再审决定书。此后,孟宪君被媒体无数次问到同一个问题:为何要举报自己?他坦言,一方面是自己已经退休了,更重要的是,只因上级领导干预强行起诉定罪,让他至今无法释怀。而这既关系到当事人的清白,也关系他自己的一生清誉。

  2005年8月,孟宪君接到了一起由淮北市检察院指定管辖的案件。淮北籍男子高尚作为一宗土地的代理人,参与了淮北市市容局的单位集资建房开发,因建房被上级叫停而与土地开发方产生了经济纠纷,高被警方抓获,并被检方以涉嫌挪用资金罪批捕。

  在孟宪君所在的淮北相山区检察院,挪用资金罪案件数额为5万元就算是大案,几十万元已是特大案件,而这个案子的涉案金额高达360万。

  承办该案后,孟宪君先去看守所两次提审嫌疑人,然后仔细阅读案卷。得出结论:这是个民事案件,不能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作为该案承办人,孟宪君在淮北市相山区检察院检委会上陈述了自己的意见,获得了“一致认可”。

  “绝对不起诉,怕公安机关接受不了。”他回忆说,为了照顾公安机关的面子,相山区检察院决定对该案“存疑不诉”。意见报到市检察院,起初该院也同意区检察院的无罪意见,后来,却传来了时任淮北分管政法的市领导意见,“无罪也要起诉”。这一细节,记者未能找到该市领导予以核实。

  此时,孟宪君存有一丝幻想:说服不了领导,但也许可以说服法院。他最终在起诉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但把公安报来的360万的挪用金额,降低到了86万。他后来回忆说,其实86万也是无中生有,但“既然已经冤枉他了,我们也只能稍微轻点”。

  高尚案一审开庭时,法官问孟宪君犯罪金额如何算出来时,他一仰头,洪亮的北方话:“领导意见”。满座皆惊。

  据参与一审旁听的人员介绍,孟宪君曾在庭审间隙大骂淮北分管政法的该市领导,“老孟边骂边说‘我们检察院认为无罪,你逼着我们起诉’,法官和法警都捂着嘴笑”。据悉,庭后,法官找孟宪君交流,问,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起诉?孟答:“不是我要起诉,是领导要起诉。”

  检察官的不配合,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高尚案一审的判决。2006年9月,相山区法院一审判决高尚无罪。法官用了28页的篇幅进行说理和阐述。

  不料,上级又指令要求对一审进行抗诉,孟宪君被点名操刀撰写抗诉书,并被临时任命为市检察院的助理检察员,出庭支持公诉。

  据参与二审庭审的人士回忆,法庭上,法官问公诉人:二审是否有新证据向法庭提供?孟宪君答:没有。法官诧异:“没有新证据,抗什么诉?”

  不过,2006年12月,淮北市中级法院最终撤销了一审的无罪判决,改判高尚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判决显示,检察院仅仅指控挪用资金86万元,二审法院却认定挪用360万元,明显超出了法院的权限,这成为后来当事人申诉的重要理由。

  虽然缓刑意味着不必蹲监狱,但戴罪之身成为当事人难以承受之重。此后8年,高尚申诉不止,2013年申诉到了最高法院,但被驳回。

  “最高法院驳回申诉,我很诧异,法院系统申诉的路算是到头了。”孟宪君说。当事人再往下走,要么到各机关上访,要么求助当初起诉他的检察院,寻求法律监督。

  2008年,该案得到了最高检主管的刊物《方圆法治》的关注。当记者在办公室找到临近退休的孟宪君时,没想到孟不但没拒绝,还坦陈了自己办错案的全过程。

  孟宪君也不愿再做一个旁观者。此前,他相信法院申诉是可行之道,因为二审的有罪判决问题明显,只要提提意见,出出主意就行了。2013年,高尚的申诉第二次被最高法院驳回,该案申诉已入绝境。

  “申诉的路堵死了,我想,只剩一条路,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让他们来监督。”孟宪君回忆说,他本来想去找安徽省检察院,后来想,找最高检察院不是更好吗?去年11月1日,孟宪君选择了“自杀式袭击”的方式,敲开了最高检的大门。

  媒体的报道激怒了当地有关部门。孟宪君听检察系统的老同事说,2014年春节前,“上面”开始调查他了,包括将他二十多年里办的案子卷宗,用车拖到市检察院复查。但迄今,除了几次被组织谈话外,孟宪君并未收到任何被调查的法律文书。

  2013年11月底,安徽省检察院回应了“检察官举报自己办错案”一事,表示将迅速核查相关事实,公正办理。

  2014年4月8日,安徽省高级法院下达再审决定书,认为孟宪君举报的高尚一案,符合再审条件,经安徽省高级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由该院提审。

  孟宪君称,举报自己后,生活变化不大,“照吃照喝”。但是每到晚上,儿子便不允许他出门,“别路上抛了黑砖,砸到你”。此外,开始有各地冤案的当事人,带着材料慕名来到淮北,要找那位“敢说话的老检察官”。

  在孟宪君看来,他从事检察工作的30年里,法院、检察院独立,已经有很大进步了,但还是不能摆脱地方党政的干预,才会出现高尚案这样的领导干预、无罪也要起诉的现象。

  “我要不是承办人,就没这么多心思”,回顾这两年,孟宪君并不承认自己的举动有多伟大,“我是个检察官,案件是我办的,我有责任,就这么简单。”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