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投诉建议
关于泾县住建委回复的投诉
时间:2019-01-06 21:57:35  来源:本站  作者:

  年代私房改造的真凭实据拿出来,当然最好不要拿伪证。并以宣城市人民政府(请注意:不说是宣城市信访局而明确表明是宣城市人民政府,是何居心?)未受理叶冬至该信访事项的复核申请为由,来否定落实我家信访案显然没有道理,违反信访条例规定。信访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信访人对复查意见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书面答复之日起日内提出复核意见。第二款规定:复核机关可以按照本条例第三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举行听证,经过听证的复核意见可以依法向社会公示。听证所需时间不计算在前款规定的期限内。什么叫复核?复,重新、重复;核,核查,是重新核查,不是叫你不受理啊,作为上一级行政机关宣城市信访局,理应复核弄清事实真相并依据事实提出复核意见,按照规定还应当积极地举行听证。当年,宣城市信访局既不复核也不举行听证,属应当受理复核而不受理复核,武断的用不受理推卸复核责任显然不妥,与信访条例第三十五条相悖。当然,现在宣城市信访局在新领导的领导下,是断然不会做这种违背信访条例规定的霸道的事情的。信访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办理信访事项,应当恪尽职守、秉公办事,查明事实、分清责任,宣传法制、教育疏导,及时妥善处理,不得推诿、敷衍、拖延。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请求事实清楚,符合法律、法规、规章或者其他有关规定的,予以支持。希望贵单位好好学习信访条例,不要刻意曲解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三款以混淆视听。我相信宣城市人民政府的领导一定是光明正大、一身正气,并且是极富智慧的,是不会被你们这种低劣的手法蒙蔽双眼的。谎言你再从复多少次依旧还是慌言,取代不了事实!请不要将责任推给宣城市人民政府信访局,更不要企图让宣城市人民政府来背黑锅!要好好办事本份做人。贵单位回复的第二条意思是,因为本人现租住的房屋是县房管局管理的国有直管公房,所以就不解决我家的信访诉求,显然更加没有道理。赤滩街道新街

  号是我家的自住房,被房管局拆毁并搞到别人名下违法建房,你们为什么不好好查一查?房管局造假的产权登记表你们没看到吗?我家一九六一年的房屋买卖契约你们也视而不见吗?而且泾县县委领导郭金友书记(现在是宣城市副市长,难道贵单位对郭副市长当年的处理意见心怀不满?不满就明说,何苦要百般习难一个困难群众呢?)对本人信访案早在

  2015年就依据事实作出了信访处理意见,并拍案痛斥泾县房管局弄虚作假篡改档案的卑劣行为:我看以后谁敢造假!贵单位为何到现在不执行?而且也是贵单位说信访解决方案已报县政府,并让我等待棚户区改造时一并解决关于泾县住建委回复的投诉为什么现在换个领导又不认账了?习主席和李克强总理早就告诫我们的领导干部:决不允许新官不理旧账。希望你们言而有信,遵照习主席和李总理的指示办事。不要违反党和国家政策,不要违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工作责任制实施办法》的相关规定。再说说我父母租私房的事。正因为我年迈的父母居无定所无家可归,不得已才租住了赵姓人家的私房。我老父亲临终前再三嘱咐我,叫我一定要把我家房子要回来!(嗨,不提了,提起来满腹心酸满眼是泪)拖到今天,七八年了你们至今不落实我家信访案,不还我家自住房,还巧言令色、强词夺理、以权压理于心何忍啊?请问贵单位,棚户区改造不是惠民生工程吗?我不乞求你们惠,按规定还我家自住房还有什么话说?这道理说得过去吧?这事发生在你们或者任何人身上,都会拒绝腾退搬让的。真诚希望你们将心比心,本着惠民生之宗旨实事求是搞好民生工程。

  贵单位回复的第三条,称我名下有两套房产已转让,你们为什么不把真实情况和买卖时间说清楚?当年我们夫妻全部下岗失业,全家人零就业无生活来源,为了维持生活开中介所,借债买卖了两间破旧房改房养家糊口维持生计,那早已是2007

  2012年有什么关系?根据泾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2012年度泾县廉租住房租赁补贴发放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规定:对经审核不符合条件的,房管局应书面通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当年房管局没有任何人用这种理由下通知书,说我们不符合租赁补贴的条件。(当然你们现在造一份这样的通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你们想造一份这样的通知吗?那你们就造吧!)2012年至今的真实情况是泾县房管局一直用默示行为表明我家是住房租赁补贴对象,且一直享受住房租赁补贴,房管工作人员甚至连住房租赁合同都懒得和我签,搞虚假诉讼证明租赁关系的合同还是2005年签定的。今年是2018年,十三年未签租赁合同,把我家租赁的事都遗忘了,可笑不?贵单位现在绞尽脑汁牵强附会提出这样的理由歪曲事实,蒙骗市领导于法于理都说不过去。综上所述,希望贵单位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按照县委领导的接访意见尽快解决我家的信访案,还我家自住房,尽快按照国务院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办事: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千万不要包庇纵容泾县房管局采取非法手段搞虚假诉讼。直至今日,泾县房管局依然不敢公开本人办理的住房租赁补贴登记和领取住房租赁补贴签字手续,以及历年来本人住房租赁补贴明细表的真实材料。希望贵单位督促泾县房管局尽快公开本人办理的住房租赁补贴登记和领取住房租赁补贴签字手续,以及历年来本人住房租赁补贴明细表的真实材料。以使真相公之于众、以正视听。希望贵单位不要再推诿扯皮了,让我们以积极的行动共同推进泾县重点工程城南主题公园项目顺利实施。(与民生问题相比不知哪件更重要?)

  最后,通过这次回复再次请求市领导关心体恤、明察秋毫,督促泾县住建委按相关规定使我家的信访案和棚户区改造补偿问题尽快落实。

  叶冬至反映的房屋即泾县琴镇溪赤滩街道新街13号房屋,原系叶冬至父亲名下房产,共计5间,上世纪50年代私房改造时2间留作自住房,其余3间纳入私房改造范围,转为公房,其中1间半纳入公房管理,另1间半根据泾县落实私房政策领导组办公室《关于赤滩乡落实私房政策发还“私改”房产权的批复》(私改字(88)09号),安排给了谢金贵之祖父谢朝南。纳入公房管理的1间半,由赵仲康、谢华胜分别向原泾县房地产管理委员会承租16.3㎡和36.3㎡,拆除重建前分别由赵仲康之子赵钢保租用16.3㎡, 谢华胜之子谢金贵租用36.3㎡。

  2011年9月,因该房倒塌无法居住, 直接影响人身安全, 赵钢保、谢金贵两户向泾县房管局多次提出联合改建房屋。2011年9月14日, 三方签订改建协议,由赵钢保、谢金贵两户出资对赤滩新街13号房屋拆除重建。改建后,三方共同对工程决算,房屋产权仍属泾县房管局,并继续按赵钢保、谢金贵原承租面积与泾县房管局签订租赁合同。

  按照国家有关政策规定:“已经纳入社会主义改造的私有出租房屋,一律属于国家所有,由房管部门统一经营管理”,泾县房管局、泾县住建委、泾县人民政府已多次回复、调查、复查此问题。

  2012年3月以来,叶冬至就琴溪赤滩街道新街13号房屋问题分别向泾县房管局、泾县住建委、泾县人民政府、国家投诉办以及各网络媒体多次重复反映上述诉求。

  2012年3月26日,泾县房管局在走访赤滩街道老同志和街坊邻居,并查阅历史档案后,作出书面答复:琴溪赤滩街道新街13号房屋是县房管局为政府代管的公房,系国有资产,同时对改建的原因及情况作了说明。

  2012年7月24日,泾县政府法制办、司法局、房管局根据县政府领导的批示,经调查,答复:经查阅相关历史档案,不能证明你的反映错改情形,你提供的材料也不能充分证明该房屋属于错改,故你的请求不符合相关政策规定,不能支持。

  2012年10月18日,泾县住建委答复:经查县房管局私房改造档案,说明赤滩新街13号叶永康户房屋进行了私房改造3间。已经纳入社会主义改造的私有出租房屋,一律属于国家所有,由房管部门统一经营管理。

  后叶冬至向泾县人民政府申请复查。2012年11月20日,泾县人民政府作出决定复查意见:维持县住建委答复意见。叶冬至遂向宣城市人民政府申请复核,未受理。

  2013年3月,泾县住建委了解到叶冬至住房和生活困难情况,提出可帮助其申请廉租住房、帮助其子找工作等帮扶措施,以谋求其息访,但其仍不接受。

  2013年5月14日叶冬至到泾县房管局,仍然坚持要求退还祖屋,回访人员希望他接受以上处理意见,他表示不接受。

  2015年7月31日泾县县委书记郭金友公开接访叶冬至反映问题,并由县信访局交办。但由于叶冬至的诉求不符合相关政策规定,不能支持。

  据查,叶冬至本人现租住坐落于泾县泾川镇茂林路84号205室(原门牌号68幢201室)房屋,为泾县房管局管理的国有直管公房,2005年4月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建筑面积56.64平方米,租金标准为76元/月)。2016年被纳入城市棚户区改造范围,按照《泾县2016年棚户区改造(城南片区域)补偿安置方案》,泾县城市建设与管理工作指挥部工作人员多次主动上门开展征收工作,详细说明房屋内部装饰装潢补偿、过渡方式及搬迁奖励标准和原公房承租户可选择政府公租房进行租赁安置等政策,但叶冬至均以要求解决赤滩街道新街13号房屋问题而拒绝签约。

  叶冬至母亲现居住的是租赁赵姓私房,也属于泾县2016年城市棚户区改造范围,在出租人多次表示可以减免一年房屋租金和泾县城市建设与管理工作指挥部工作人员多次宣传可以选择政府公租房进行租赁安置的情况下,叶冬至同样以要求解决赤滩街道新街13号房屋问题而拒绝腾退搬让。

  2017年7月7日叶冬至写信给中央环保督查组,“反映棚户区改造问题,要求解决安置补偿”。泾县住建委再次对您反映的赤滩新街13号祖屋问题进行了解释,宣传棚户区改造政策,介绍安置房源和补偿标准。劝说其接受琴溪镇赤滩新街13号祖屋已经纳入社会主义改造属于国家所有的事实,积极配合城市棚户区改造。

  2017年8月14日,泾县住建委主要负责人和征收办负责人上门与叶冬至商谈,力争使其息访,支持城市棚户区改造。但叶冬至仍以其父亲在上个世纪60年代曾出售毗邻赤滩新街13号2间私房改造保留的自住房为由,坚持认为另3间祖屋未经社会主义改造,仍旧拒不接受泾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司法局、房管局调查答复意见和泾县人民政府复查意见。

  2018年9月,为推进泾县重点工程城南主题公园项目顺利实施,泾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孙广东先后两次带案下访,前往叶冬至家中,面对面倾听叶冬至诉求,劝说他正确认识上世纪50年代私房改造,积极配合棚户区改造。

  2018年11月29日叶冬至在泾县信访局和2018年12月3日在宣城市人民政府政民互动就“棚户区改造三年了,我家至今未获补偿安置”同一问题信访反映。泾县住建委、宣城市人民政府均及时给予回复。

  2018年12月4日叶冬至在人民网省长留言就“棚户区改造三年了,我家至今未获补偿安置”同一问题继续信访反映。

  经核查,2012年在对原保障住房补贴发放家庭资格复核中,发现叶冬至名下有两套房产已转让,根据泾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2012年度泾县廉租住房租赁补贴发放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泾政办秘〔2012〕41号)第二条住房面积的认定第五款私房转让面积计入保障家庭住房面积核定范围。2012年起,叶冬至仍以自己是保障对象为由,拒付泾县泾川镇茂林路84号205室(原门牌号68幢201室)国有直管公房租赁费。

  为保障国有资产不流失,2018年7月泾县房管局启动对叶冬至现租住坐落于泾县泾川镇茂林路84号205室(原门牌号68幢201室)国有直管公房《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诉讼,请求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判令返还房屋、判令支付2012年1月1日至今的房租。

  2012年以来,泾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及泾县信访局、住建委多次接访叶冬至反映的同一信访事项,耐心细致向叶冬至介绍上世纪私房改造政策和此次棚户区改造政策。2016年以来,泾县城市建设与管理工作指挥部工作人员也多次主动上门开展征收工作,详细说明房屋内部装饰装潢补偿、过渡方式及搬迁奖励标准和原公房承租户可选择政府公租房进行租赁安置等政策,但叶冬至均以要求解决赤滩新街13号祖屋问题而拒绝签约。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