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吕资料
父亲一样的泥瓦匠
时间:2019-02-05 17:11:33  来源:本站  作者:

  他从蜂拥而至的人群里挤出来,把挎包里的泥板、瓦刀、手锤等工具像亮身份证一样展示给我说:“干了一辈子颜建,退休了,在家里待不住,出来干点活。”一听“颜建”二字,我心头一暖,倍感亲切,没再谈条件讲价格,便招呼老吕上了车。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于我而言,“颜庄公社建筑队”不仅透着浓浓的故乡味道,而且能勾起我对父亲的怀念。

  老家上点岁数的人都知道,只要干过“颜建”的,无论大工还是小工,都能够得上顶尖能手这一称谓,拿现在的话来说,叫科班出身的泥瓦匠。果不其然,来到我家上工的老吕不愧是“颜建”出身的,给我解决了很多难题。我家的老宅始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从学堂转换为民房已经半个多世纪了,风雨摇拽,剥蚀了它原有的肤色,掉没了皮的土坯墙尽显沧桑。邻村建筑队的几茬人来看过,都以土和水泥不黏合为由推辞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问老吕:“这墙能泥好?”他轻松地回道:“能泥好,就是费点劲。”只见他把土筛细,掺上柴草和成泥浆,抹到坑洼不平的墙面上做第一道工序,待半干后镶上一层网子,父亲一样的泥瓦匠最后用水泥、细沙和成灰抹平压光。经他这样处理完毕,土和水泥巧妙地融为一体,从外观看和水泥墙没什么区别,且没有出现之前担心的裂缝及不黏合的情况,不但美观而且结实耐久,节约了不少建筑材料。我疑惑地问:“你这种办法很好,并不是很难,怎么人家却说不好办,拒绝施工呢?”老吕笑着说:“这还不简单吗,人家嫌费劲,下力多不出活,不合算,才推了。”听了老吕的话,我本来想笑,但一下子被噎住了,接连而来的是感动,为他的真诚,为他的匠心!在这贪图享受的时代,有谁还在一本正经地出力气?像老吕这样不挑不拣、以诚待人的,别说是劳务市场的零工,就算邻村建筑队里的那些长工也不曾见得!

  老吕这样诚实、厚道、技术精湛的工匠像极了我的父亲。说起来,他们竟然认得:“我和你父亲在莱钢焦化厂一起共过事,他给我的印象是很少言语,勤快老实,干得一手好瓦工活,从不挑拣和推托。我们这些当小工的都愿意和他一组,别的大工使唤得小工不停歇,他倒好,有些小工借上茅房之机耍滑头,架子上的建筑材料用完了,他自己跳下来折腾也不批评人家,脾气真好。”

  听完老吕深情的讲述,我禁不住心头一热,眼里盈满了泪水。父亲已故多年,几乎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手里连他的一张照片也不曾拥有。没想到,父亲当年的工友成了他最好的画师,不但描出了他的形象,而且画出了他的魂。在我疼惜的泪光里,父亲如铁的刚强与坚毅清晰地来到身边。今天的老吕如同昨天的他,用最质朴的爱温暖着我层层叠叠的孤寂!

  一阵风吹过,我强压住眼角的泪水,对着老吕叫了一声:“吕叔。”从他温柔的应声中,我分明感觉到一股阳光般融融的暖意,亲切、轻柔!吕泽州怎么减肥的产品展示车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